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热评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活该我爱你——和Y大宝贝的甜性涩爱

来源:未知 作者:小编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9-26
摘要:梦见河水上涨年一个可笑的上午,我发现让自己安安静静的在教室待几分钟比跟刚洗完澡的宝贝在床上亲热却不准把手伸进她可爱的还要困难。当我把一张只写着自己名字的试卷丢给这个世界的时候,我的大学正式宣布寿终正寝了。 我的大学死了,死于一场没有眼泪的。

  梦见河水上涨年一个可笑的上午,我发现让自己安安静静的在教室待几分钟比跟刚洗完澡的宝贝在床上亲热却不准把手伸进她可爱的还要困难。当我把一张只写着自己名字的试卷丢给这个世界的时候,我的大学正式宣布寿终正寝了。

  我的大学死了,死于一场没有眼泪的。但它只是,真正死去的主角是我那痛彻却欲罢不能的爱情。不需要任何修饰,且让我慢慢道来,不用担心,犯总能写出一手妙文。

  如果把我年轻的生命比作浩淼历史的话,那我们的宝贝出现的时间就是1840年,是的,鸦片战争,斯道史的开端。从那以后我的心沦为了可爱的她的殖民地。在她清澈的眼神里,我迷失了自己,开始了长达几个世纪的颠沛……

  我的出生其实不在妈妈的家庭计划书里,确切的说,我只是过量酒精和过期的意外产品。感谢家人的细心照顾,出厂二十年来一切部件运转良好,从未返厂大修。我的爸爸是忠厚善良怕老婆的石雕技师,妈妈是雷厉风行的小学校长。幼小的我跟着妈妈住在离家很远的学校,爸爸在家打理生意,当妈妈去上课的时候,我就会被在那个摆着破收音机和满屋子书籍的宿舍。浪漫忧郁的种子应该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生根发芽,然后在年轮的喧嚣里悄悄的枝繁叶茂的。

  伴随着浪漫忧郁一起枝繁叶茂的还有我那不安分的小弟弟,十三岁的时候它已经初具规模了,这让那时的我烦恼了好一阵子,经常一边撒尿一边看着它发愁。后来“坐”爱的时候,那个甜蜜的宝贝这样对我说:“小时候不希望它太大,长大了呢又嫌它不够大的东西,有两个,一个是我坐着这个,另一个是你手里这个。”

  “中学时代,恋爱是奢侈品,性是禁忌品,不许早恋还算条校规被写进了学生手册。大学时完全就不一样了,恋爱是日常用品,性也不是奢侈品,早恋?Areyoukidding!那时的我,虽然高高的,体格蛮好,却不是那种一眼看过去令少女窒息的帅哥,总之,是个看过也没什么印象的家伙。可能现在我仍没摆脱这个行列,但至少我脸皮厚了,几年来被几个女孩喜欢过,敢自认是个有魅力的家伙——扯远了。

  转眼到了1840年,鸦片战争的硝烟开始弥漫,那是一个阳媚的上午,我躲在书堆里惬意的看着小说,赵敏和张无忌在钢牢里暧昧的片段让我浮想联翩,在张无忌摸到赵敏脚那个紧要关头,一个声音却把我从的文学世界拉了回来。

  听声音是我前排的眼镜妹,我不擅长记人的名字,但我善于观察分析人,这个眼镜妹平时很刻苦努力,但考试成绩总是不理想。老师们也知道这孩子用心,平时多关照一点,但仍没什么起色,考一次哭一次,这让她总是不够自信,连说话都细声细气带着颤音。

  我眼都没抬,敷衍着她,张无忌终于把赵敏的脱了下来,我才不管那时候有没有,在我的想象中,赵敏那一身诱人古装下就是黑色,而且是蕾丝边。其实我是蛮关注眼镜妹的,每次改卷子她都红着眼借我的卷子来看,我看过她的卷子,知识点她都知道,只是她……怎么说呢,很单纯,不像我那么狡猾——被的出题老师给了。

  由于对方凑得太近,我只好向后倾倾身子才看清这双眸子的主人。除了有点小,人长的蛮漂亮的,不过可惜,我不喜欢脾气坏的女孩,女孩嘛,一定要温柔的。斯道每遇到一个女孩就会拿心中完孩的标准衡量一下,不过至今没遇到能让我放下一切主动出击的。面前这位主持的女侠刚被我的标准刷掉了,不过,她是谁呀,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做完如上心理活动,就继续开始低下头看小说,记住,最大的就是。十秒钟后,我抬起头,发现拍桌女还保持着怒视的状态。这个死丫头,我镇定了一下,无奈的说:

  眼镜妹看气场不对,连忙拉拉拍桌女,小心的赔笑:“红妍你干嘛,斯道正看书呢,是我问的不是时候。”

  被叫做红妍的拍桌女脸上逐渐显示出好玩的表情,贝齿微露,下巴上扬,眼睛充满了笑意,她凑到我耳边,温热的口气弄得我直痒痒,说出来的话却令我:

  当你忍不住想却又没有人可以做的时候,你就只能跟自己做了,所以你做的不是爱,是寂寞。如果你发育的够好的话,你可以告诉我你的第一次是给了你的左手还是右手。

  妍,年十一月二十九出生,身高一米六九,几天前从以第一名的成绩从衡阳中学转到一中坐在了我的前面,住校,妈妈是个医生。

  自习课上,我像一个冷血杀手一样思考着这些信息。很显然,我的对手是一个有着极高智商的丫头,不爱学习爱管闲事,胆大包天,自习课跑去公共教室混在别的班里看电影,被班主任拎了回来。情商偏低,你想啊,哪个花季少女会穿只有男孩才穿的那种普通球鞋,还有那不解风情的旧校服。最后一条,虽然我不愿承认,但她的确天生丽质,透漏着一种充满活力的俊俏。

  然而就在我趴着桌子眯着眼盯着她的后背思考复仇大计的时候,这丫头跟没事人似的转了过来,眉毛一挑,仿佛能看穿任何人的心事:

  之城是我发表的一个中篇小说里面的地方,我十七岁以前所有美好的希望,对世界的认知和抱怨都在那篇小说里。

  “像……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对与错,只有多数与少数……庸医用刀,庸师……用嘴就可以……中国有不少成功的教育家,却有着失败的教育……”

  这个宝贝有个习惯,就是说到激动的时刻喜欢越凑越近,等说到高考是如何如何个性的时候,各位亲爱的读者,我都能感觉到她温热的呼吸了。然而这个宝贝还在继续激动,但猎人已经没心思听她说话,注意力完全被少女的身体吸引了去。那顽皮的衣领让原本把自己裹在校服里的妍春光乍泄,加上超近的距离,女孩脖颈下面最诱人的那片肌肤在猎人斯道火热的目光下。

  我不知道我看了多久,我只是无法从那美丽的肌肤上移开目光。我们单纯的宝贝感觉到了吗?不不,她眨巴着眼睛讲的正起劲呢,我敢说她拥有鉴定师斯道见过的最漂亮的牙齿和唇形。

  突如其来的大雨,突如其来的闹铃,突如其来的眼泪,突如其来的心悸,突如其来的邂逅,突如其来的分离,突如其来的班主任,突如其来的我爱你。

  慌乱之中,我抄起桌子上的水杯装作在喝水,刚灌进半杯水就听见前面眼镜妹小声的问:“红妍,书这样反着看眼睛不会累吗?”

  近期的大新闻主要内容有:一对小情侣在实验楼底层仓库里,被一名扫地工发现。该扫地工趴在窗口完全程后,随即向教务处举报,男同学被,女同学留校察看。一时间全校严查早恋,整顿校风校纪;一资深复习生因压力过大患上妄想症;斯道和红妍之间的暧昧持续升温。

  失落的一天,猎人斯道无精打采的在森林里闲逛。我们的熊宝宝怎么了,受到了惊吓再也不肯出来了吗?

  事实上这个小美人只是换上了最普通女孩的装扮,扎的可好爱的辫子,红白相间的T恤,米色休闲裤,纯白的运动鞋。

  这一周发生了很多事,狡猾的斯道开始在可爱的妍儿面前疯狂得分。是的,在目光之中我能感觉到这个宝贝也在被我吸引着,但这还不够,在之前,我必须拿到更多的分数。我用各种办法逗她开心,跟她玩字谜游戏,噢,她爱死了字谜游戏,甚至自己编了几个缠着我猜。昨天的年级篮球赛上,我向她展示了职业篮球手斯道的霸气,我能感觉到人群中她那清澈目光。在比赛结束后空闲的场地上,她和女伴就要离开了,但好戏才刚刚开场呢。在大家的下,一辆单车摆在了我和篮筐之间。我拍着球,寻找着最好的节奏,目光却寻找着我们的宝贝,果然,她停住了脚步,在静静的望着我。

  这是一次的尝试,虽然以我的弹跳灌篮没有问题,但这次要隔着一辆单车,搞不好会伤到。我目测好自己与单车的距离,拍着球开始加速,在距单车还有一米左右的时候蹬地起跳。

  球勉强塞进了篮筐,单车也被我的球鞋绊倒了,幸好我及时抓住了篮筐,稳住了身体,整个人吊在空中跟整个篮球架一起晃来晃去。

  还有十分钟晚自习就要结束了,我感觉自己手心渗出了汗,整个人轻飘飘的,像突然患上了感冒。还有十分钟我就要向前面的这个宝贝了。她在乎我吗?我突然没了自信,她似乎对每个人都很热情,也许我只是她最好的朋友?而且,已经有几只苍蝇盯上了这新鲜的花朵,前几天有个外班的男孩在门口喊她的名字,等她回来的时候,脸上带着红晕,手里多了一封信,好吧,一封情书。

  该死的铃声在这个时候响起了,妈的,我还没准备好!熊宝宝开始整理桌子上的书,然后站了起来,她要走了吗?废话,熊宝宝要回去睡觉了!

  教室人了,我锁好门,一手托着篮球,走到楼道拐角的那个窗口,却看到我们可爱的宝贝……和一个男生……在拉拉扯扯……

  大男人斯道精准的把球砸在那个男生的后脑勺上,我们的宝贝转头,眼睛里闪烁着,是的,过来宝贝。

  这只苍蝇眼睛露出了凶光,知道杀手斯道最讨厌什么人吗?流里流气弱的跟鸡似的还要留个头耍酷,真不知道少女们心里怎么想的,偏偏以此为帅。

  《校园艳谭:大学里的那些风流艳事》《我和那个37岁女主管的故事》《我与公司一女的缠绵往事》

  

责任编辑:小编

最火资讯